聯絡方式:
電話:02-22698045
傳真:02-22694429
客服專員:0932-037990 陳小姐
新北市土城區福安街52巷 11號1樓
E-mail: lu2141@yahoo.com.tw

住家清潔打掃

服務內容
室內窗戶清洗
o 窗戶、紗窗清洗
o 窗框、窗溝擦拭、不含外圍鐵窗
室內地板清掃、除塵拖拭
o 包含可移動小型設備底下地面
廚房去除油汙
o 抽油煙機表面、流理台表面
o 牆面磁磚、廚房天花板去汙
o 不含置物櫃內部
廁所浴室清洗
o 馬桶、浴缸、洗手槽刷洗
o 牆面磁磚、廁所天花板去汙
室內陽台清洗
o 窗檯、牆面、地面刷洗
o 不含外圍鐵窗、遮雨棚架
櫥櫃表面除塵擦拭
o 不含置物櫃內部、衣櫃內部
o 不含擺設用品、飾品、抽屜
o 櫥櫃限除塵擦拭、不含刷洗
室內天花板、燈飾除塵
o 不含水晶燈、不含煙燻黃垢

收費說明
實坪20坪內:每戶4,000-4,500元
實坪30坪內:每戶4,500-5,000元
實坪40坪內:每戶5,000-5,500元
單層樓、大坪數:超過40坪部分.每10坪加收500~800元
雙層樓、獨棟、樓中樓:依每層樓個別計價.並每層樓折價500~1500元
套房(10坪內):每間2,500~3,000元

附加維護項目:
凡地面清洗打腊.地毯清洗.鐵窗清洗.水塔樓梯清洗.外露遮雨蓬清洗.除膠清潔.油漆粉刷.環境消毒.廢棄物處理或一切額外之需求項目.按實地情況另行斟則收費。

龜山居家清潔打掃

龜山居家清潔華盛頓時間7月25日,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在與特朗普會談後,歐盟官網發布了美歐聯合聲明。聲明稱,美國與歐盟之間將啟動“一種為實現雙方共贏的有力經貿合作”,共同致力於“零關稅、消除非關稅壁壘、消除對非汽車工業產品的補貼”,“免受不公平的全球貿易行為的侵害”。 特朗普則連續發推,表示“這是自由與公平貿易的偉大一天”,“美國與歐盟關係重回正軌”。同時,“歐盟會立即購買美國的大豆,並大量進口美國液化天然氣(LNG)”。 儘管此前美歐之間一度因鋼鋁、汽車關稅問題關係緊張,但這種和緩的態勢還是值得注意。尤其是特朗普口中“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的經貿關係——它意味著西方的經濟一體化嗎?或者是TTIP、TPP的新變種?在貿易戰的背景下,這一新聞對中國又意味著什麼? 俠客島今天對話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教授鄭永年,請他為我們帶來解讀。 1、俠客島:特朗普為什麼要跟歐盟達成這種“貿易統一戰線”?看上去即使此前因為關稅一度緊張,美國和歐盟“盟友+兄弟”的關係還是比較牢靠的。 鄭永年:西方還是西方。美國歐洲是“West”,其他的就是他們眼中的“the Rest”。可以說,美歐之間的矛盾,類似於他們的“西方內部矛盾”;“中國可以跟歐洲結盟”是異想天開。 在此前的貿易體制下,的確是美國的市場更加開放,歐洲更依賴於美國,而不是相反。他們的工業水平、技術能力差不多,比較優勢也類似。但是美國的優勢更突出:大市場、技術領先、有創新、有美元,歐洲離不開美國。所以這次歐洲有妥協是很正常的。即便是特朗普之前用關稅“懲罰”他們,歐洲也不會脫離美國市場。 特朗普的一系列動作到底想要什麼?注意他的用詞:“自由”且“公平”的貿易。他不是不要“自由貿易”,而是要加上“公平”。他覺得此前的貿易體制導致了不公平。奧巴馬時期想搞TTIP,一直沒弄下來;但是特朗普沒多久就搞定了。他是個行動派。 特朗普的策略是什麼?“美國優先”就是他的策略。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全球化,形成了一個世界體系;美國憑藉上述的四大優勢,在這個世界體系成為老大。對美國來說,我缺了誰都沒問題,但你缺不了我,無論是市場、技術還是美元。所以特朗普的觀點很明確,也給了他到處揮舞貿易大棒的底氣。對歐洲、對日本、對中國,都是一模一樣的策略。 換言之,在特朗普看來,缺了你,我只是暫時丟掉這個市場;但是你們找不到自己相對美國的絕對比較優勢。即使是中國的比較優勢,美國也可以找到替代方案。 2、俠客島:2016年2月,TPP協議簽訂時,奧巴馬說:“TPP將使美國在與中國競爭中更具優勢,讓美國而非中國書寫21世紀規則”。現在看,雖然特朗普退出了TPP,對WTO也不太感冒,但似乎也希望重新書寫國際秩序。美歐之間會否形成一個門檻更高、要求更嚴的自貿體系? 鄭永年:特朗普比奧巴馬強。奧巴馬說得明白,“不讓中國書寫規則”,太過意識形態化了。寫規則然後要求中國服從,還是隔了一層。生意人特朗普則看得非常清楚:這些規則的討論都沒用,還是靠實力。他的策略有效得多,就是利益推動。你如果想要美國的利益,就要服從我。他還是美國的里根派、現實主義派,要用利益推動規則。 如果按照古代的朝貢體係來做不完全類比的話,特朗普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個帶有等級的市場體系:美國是中心老大,盟友是一圈,日本一圈,中俄在外圈。跟朝貢體係不一樣的是,中國古代朝貢是“恩惠”性質的,你給我五塊錢我給你十塊錢;特朗普就是優先,你要給我錢,“可持續發展”。 我們不要小看特朗普做的事情。或許美國還會對小國施行強權政治,但他不相信強權政治可以征服中俄這樣的大國。他不相信民主黨的意識形態、價值觀,甚至朝鮮跟加拿大也可以沒有區別,就是赤裸裸的利益競爭。如果特朗普成功了,如果他還能連任,國際秩序改寫的可能性很大。雖然美國國內強調意識形態、強調強權的派別依然強大,但現階段特朗普做的,也符合這些派別的根本利益。 3、俠客島:華爾街日報、NBC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特朗普在共和黨內的支持率到了88%,選民中支持率也是45%的高位。此前包括CCG(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等在內的智庫也說,現在碰到的美國精英、跨國企業,也很少像此前一樣願意為中國說話、為中國遊說了。這種政治局面的變化意味著什麼? 鄭永年: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的經濟增長數據支撐了他的民意支持(俠客島注:據白宮數據,今年五月,美國失業率3.8%,近50年來最低水平,製造業、中小企業的樂觀水平達到稅改後最高;經濟學家預測美國二季度GDP增長可能超過4%)。 美國的國內政治複雜,有不同的利益集團,要具體分析。以往我們總是看特朗普的推特、看他說的話和表現形式,但其實他的行為邏輯是高度一致的,這跟之前歷任總統都不一樣。此前都是說一套做一套。特朗普除了跟主流媒體關係差之外,經濟搞得很好,所以國內支持他。 面對中國,特朗普不想跟習近平主席搞壞關係,這跟國內的意識形態派、強權政治派不太一樣,他也不想失去中國,這一點跟冷戰不同。但他就是追求美國利益第一,我不跟你談,不能“口惠而實不至”,想要通過中國的行動去判斷下一步的動作。華爾街也是希望中國更開放,畢竟從資本擴張的邏輯來講,不會希望失去中國。 4、俠客島:中國應該如何應對這一局面? 鄭永年:貿易戰的態勢還在持續,但是要防止跟美國“貿易脫鉤”。脫鉤是最差的狀況,因為經貿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穩定器”。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成就,是在開放、全球化的狀態下達到的,這其中的重要一環是與美歐的經貿往來。一旦脫鉤,狀況就完全變了,美國的冷戰派就會佔上風,就會像對抗蘇聯一樣圍堵中國。 我前些天跟中國部委的朋友討論,特朗普貿易戰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其實美國沒有害怕中國現代化的理由。儘管美國軍方為了要預算說中國是威脅,但中美軍事差距還很大;中國的人均GDP、科技含量、創新水平、附加值差距也很大;中國的政治制度對一些發展中國家有吸引力,但對美歐不構成挑戰。 5、俠客島:但美國一直在渲染這種“威脅”。今天的美歐聯合聲明第四條,幾乎也是301調查對中國指責的照搬:“解決不公平貿易行為,包括知識產權竊取行為、強制性技術轉讓行為、工業補貼、國有企業造成的扭曲以及產能過剩問題。”但對中國來說,這些指責幾乎完全沒有證據。 鄭永年:這些當然不是中國的國家政策。西方大肆渲染是有目的的,就是為了圍堵所謂的“國家資本主義”。在他們的話語中,這是一場自由資本主義和國家資本主義之間的鬥爭。這是意識形態層面的區隔,也是一場輿論戰。 其實對美國來說,中國真正的威脅在於,它有成為美國一樣的消費社會的潛質。我們知道“修昔底德陷阱”和“中等收入陷阱”,在很多美國人看來,中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就是避免中美進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方法,因為那樣中國就不會挑戰美國了。 對中國來說,我們真正要做的事情是搞好自己的改革,真正做好自己的事情,通過自己的行為改變對方的行為。真正的深化改革是符合我們的國家利益的,像粵港澳大灣區、海南自貿區、知識產權保護這些,真正拿出力度和深度來,資本看到有利可圖,肯定會到中國來。 我們要用自己的方式吸引優質資本。從規模經濟到質量經濟轉變,需要很多優質資本。特朗普就是在把優質資本往美國拉。中國通過什麼來吸引資本?如果我們自己的資本都往外跑,發展當然成問題。要做大幾個平台,營造好環境,留住自己的資本,也吸引外部資本進來。如果中國也可以變成美國一樣的質量兼具的消費社會,自然就是具有巨大吸引力的經濟中心了,很多國家也自然會進入中國的影響圈。

龜山居家清潔

龜山居家清潔作為全球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貿易關係不僅影響兩國自身的發展,還對全球經濟發展產生重要影響。過去一段時間,美方多次以貿易失衡為由,挑起針對中國的貿易調查和不合理制裁,那麼,貿易失衡的賬到底該怎麼算? 7月20日起,央視財經頻道推出系列報導《給中美貿易算筆賬》。今天,來算第三筆賬,算利潤:到底誰拿得更多? 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美國公司的獲利模式早已不是在本土生產、在全球銷售這種簡單的方式,像設計、零部件供應、營銷等等環節,都可以成為他們獲利的渠道。即使是美國一直聲稱“吃虧了的”貨物貿易,也只是貿易順差反映在中國、而更多的利潤卻被美國企業拿走了。 △央視財經《經濟信息聯播》欄目視頻 以蘋果手機為例,蘋果公司通過全球生產佈局,將手機的組裝和製造放在中國,降低了生產成本。中國企業承接了幾乎全部蘋果手機的製造,但其實從中獲利卻很有限。據估算,一台蘋果10手機的生產成本為370美元,包括了韓國三星的顯示屏、日本東芝的存儲芯片,以及來自全球各地的零部件,在中國組裝的成本僅占到370美元的3% -6%。 在蘋果10手機的999美元的零售價中,美國企業通過設計、零部件供應、營銷等環節,獲得了絕大部分的利潤。可是,當這樣一台蘋果手機從中國工廠運到美國時,所有的進口成本都算在了中國頭上。此外,從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貨物中,有很多本身就是美資企業的產品。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社會數據研究中心主任許憲春:根據統計數據來看,從2007年到2013年,中國的對外貨物貿易逆差中有50%以上是由外商投資企業貢獻的,在2011年曾經達到84% 。2015年、2016年這個比重有所下降,但是仍然接近30%。所以整個中國對外貨物貿易的順差中不都是中國本土企業貢獻的,有相當一部分是外商投資企業貢獻的,包括美國在華投資企業貢獻的。 在2016年,蘋果公司在中國的營業收入為480億美元,其中主要來自蘋果手機的銷售,但根據美國政府的貿易數據,在2016年,中國僅從美國進口了100萬美元的智能手機。480億美元的營業收入,對應的僅僅只是不到100萬美元的進口數據。這樣的數字背後,是美方貿易指標對中美兩國企業在對方國家子公司的銷售差額的明顯忽視。 同樣的事情,還發生在多個領域。2017年,美國通用汽車及合資企業全年在華銷售突破400萬輛,超過其在美國本土銷量,中國已連續多年成為通用汽車在全球最大市場。 通用汽車在2017年財報還顯示,2017年第三季度,中國銷量佔其集團總銷量比重42.38%,增速達12.3%。而通用北美部門的汽車銷售收入同比下降20.16%。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院長屠新泉:經濟全球化的這種形勢沒有被美國政府充分認識到或者是被它故意忽略了。按照中國商務部的統計,美國企業在中國的銷售也將近六千億美元,這個數字實際上就已經超過了中國企業對美國的出口額。如果我們把這個美國企業對華銷售作為一個數字,然後把中國企業對美國銷售作為一個數字,這兩個一比較的話,實際上美國企業是有一千多億美元的一個順差。 中國商務部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在華新設外商投資企業1385家,同比增長8.7%。今年一季度,美國在華新設外商投資企業355家,同比增長43.7%,美國經濟分析局數據顯示,美資企業在華銷售額增速在繼續跑贏全球水平。美資企業來華積極性如此之高,最重要的原因,無疑就是獲利豐厚。 對外經貿大學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院長屠新泉:比如說像最近我們可能看到過一個數字,就是說因為美國的減稅,所以蘋果公司把在海外留存的三千億美元的利潤匯回到美國國內去了,其實美國的企業在海外的投資是創造了巨額的利潤。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社會數據研究中心主任許憲春:所以不能光從貨物貿易順差角度來看中美貿易不平衡問題。還要看到外商投資企業獲得的利潤,這種利潤增加美國的國民總收入,增加美國的國民財富。 核算:貿易順差反映在中國而美國企業拿走了更多利潤 統計顯示,2016年,中國貨物貿易順差的59%來自外資企業,而美國在華企業獲得大量利潤並沒有反映到美方的貿易數據中,加上中國在生產鏈條中承擔的角色,結論很明顯:貿易順差反映在中國,而美國企業拿走了更多利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