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方式:
電話:02-22698045
傳真:02-22694429
客服專員:0932-037990 陳小姐
新北市土城區福安街52巷 11號1樓
E-mail: lu2141@yahoo.com.tw

住家清潔打掃

服務內容
室內窗戶清洗
o 窗戶、紗窗清洗
o 窗框、窗溝擦拭、不含外圍鐵窗
室內地板清掃、除塵拖拭
o 包含可移動小型設備底下地面
廚房去除油汙
o 抽油煙機表面、流理台表面
o 牆面磁磚、廚房天花板去汙
o 不含置物櫃內部
廁所浴室清洗
o 馬桶、浴缸、洗手槽刷洗
o 牆面磁磚、廁所天花板去汙
室內陽台清洗
o 窗檯、牆面、地面刷洗
o 不含外圍鐵窗、遮雨棚架
櫥櫃表面除塵擦拭
o 不含置物櫃內部、衣櫃內部
o 不含擺設用品、飾品、抽屜
o 櫥櫃限除塵擦拭、不含刷洗
室內天花板、燈飾除塵
o 不含水晶燈、不含煙燻黃垢

收費說明
實坪20坪內:每戶4,000-4,500元
實坪30坪內:每戶4,500-5,000元
實坪40坪內:每戶5,000-5,500元
單層樓、大坪數:超過40坪部分.每10坪加收500~800元
雙層樓、獨棟、樓中樓:依每層樓個別計價.並每層樓折價500~1500元
套房(10坪內):每間2,500~3,000元

附加維護項目:
凡地面清洗打腊.地毯清洗.鐵窗清洗.水塔樓梯清洗.外露遮雨蓬清洗.除膠清潔.油漆粉刷.環境消毒.廢棄物處理或一切額外之需求項目.按實地情況另行斟則收費。

楊梅居家清潔打掃

楊梅居家清潔今年以來,美國政府對中國挑起貿易戰,引燃並推動事態升級。面對貿易摩擦,國內出現了“恐美論”“必輸論”等錯誤觀點和悲觀論調。事實上,許多國際知名學者、主流媒體和知名機構看好中國發展前景,認為中國完全有能力維護自身利益,貿易戰扼殺不了中國經濟發展勢頭。 一、“白宮低估了中國人的決心、信念和耐心” 美國政府挑起貿易戰的直接理由是解決巨額貿易逆差。然而,許多經濟學家認為,貿易逆差是中美經濟結構造成的,不存在中國占便宜的問題。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斯蒂芬·羅奇認為,中美經貿不平衡很大程度上同供應鏈扭曲有關。美國錫拉丘茲大學賈森·戴德里克等學者的研究報告指出,由中國組裝的iPhone7,抵達美國時被記錄為製造成本約240美元的進口商品,但實際上中國從每部iPhone7只賺8.46美元。對於一部iPhone7的美中貿易逆差,合理的算法是它在中國產生的製造成本8.46美元,而不是240美元。 對於美國指責中國的另一大“罪狀”——盜竊知識產權,事實亦非如此。美國前財長、經濟學家拉里·薩默斯認為,中國公司在某些技術上的領導地位並不是竊取美國技術的結果,美國總統採取對華貿易行動的前提就是錯誤的。他表示,中國技術的進步“來自那些從政府對基礎科學的巨額投資中受益的優秀企業家,來自於推崇卓越、注重科學和技術的教育制度。它們的領導地位就是這樣產生的,而不是通過在一些美國公司持股產生的”。 既然貿易逆差和知識產權的指責都站不住腳,那麼,美國政府為何不顧國內外反對聲浪,執意要挑起貿易戰?對此,日本東京大學名譽教授吉川洋一語道破“天機”。他認為,美中貿易摩擦的背後是美國對GDP被逆轉的焦慮。他引用英國《金融時報》的估算,今後10年左右,美中GDP將出現逆轉。日本專脩大學教授大橋英夫指出,美國對華啟動301條款,“體現了美國地位受到威脅、擔憂和不安增加的信號”。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約瑟夫·施蒂格利茨認為,美國挑起貿易摩擦證明,“面對一個在各個領域甚至最先進領域都可能取代美國的中國,已經不知所措” 。 貿易戰沒有贏家,損人者必害己。美國《華盛頓郵報》刊文提出:2018年7月6日最終會成為經濟史上一個臭名昭著的日子嗎?這一天,美國對華加徵的第一輪關稅措施正式生效。該報將其與胡佛總統1930年6月17日簽署“斯穆特—霍利關稅法案”同等視之,認為正是這個關稅法案導致貿易保護主義和大蕭條加劇,成為二戰爆發的間接原因。文章認為,宣稱“貿易戰很容易打贏”的美國總統很明顯沒有接受這一歷史教訓。美國政治學者弗朗西斯·福山在《特朗普讓美國成為世界笑柄》一文中也提到了“斯穆特—霍利關稅法”。他寫道:“特朗普曾說,美國不能再成為世界的笑柄。被全世界當作笑柄的難道不正是如今的美國嗎?” 國際人士普遍認為,美國打響“經濟史上最大的貿易戰”,整個世界都被捆綁,這不僅是“經濟錯誤”,也是“時代錯誤”。美國前貿易談判副代表溫迪·卡特勒嘲諷道:美國總統“非常迅速地扣動了扳機,但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如何走出懸崖”。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學者哈里·布羅德曼在《福布斯》刊文認為,“美國正打贏對華貿易戰是危險的胡話”。文章指出,天真的美國總統貿易團隊對於自己似乎擊中了中國的要害,感到有點飄飄然,但是“白宮低估了中國人的決心、信念和耐心”。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錫拉丘茲大學經濟學教授瑪麗·洛夫利在《紐約時報》撰文認為,“中國會贏,是因為它在更巧妙地玩這場遊戲”。文章也說,美國從中國進口的商品約佔中國製造業收入的3%,這個份額不足以對中國造成災難性後果。英國倫敦經濟與商業政策署前署長羅思義認為,在美國挑起的這場貿易戰中,時間在中國一邊。 二、“美國沒有能力阻止中國創新” 大部分國際觀察人士都注意到,美國的關稅大棒直接瞄準的是“中國製造2025”。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認為,美國不希望中國在技術層面往上爬,至少可以拖延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促成中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或者促使中國回到“貧窮社會主義”階段。美國沃頓商學院院長杰弗裡·加勒特指出,美中之間的貿易戰事關兩個國家對“21世紀全球創新經濟的領導權”的爭奪,而且這種競爭“只會愈演愈烈” 。 雖然美國極力阻擋、干擾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前進步伐,然而,中國無論從科研創新能力、科技企業競爭力還是科技人才培養與儲備上,都已今非昔比。正如澳大利亞東亞論壇網站文章所說,“美國沒有能力阻止中國創新”。英國謝菲爾德大學校長基思·伯尼特提出:“認為中國永遠會依賴西方的創新,那恐怕就錯了。我所了解的中國正在研究和知識方面投入前所未有的資金。”他說,中國已經教會十億人讀寫,建成了現代化的公路和高速鐵路基礎設施,中國的創新基礎現在與美國大致相當。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2018年7月10日公佈當年全球創新指數排行榜顯示,中國比去年前進5位,排名第十七位。這是中國首次躋身全球創新能力20強。該報告稱:“在絕對價值上,在研發支出和研究人員、專利及出版物的數量等領域,中國如今在世界上都是數一數二的。”該組織總幹事弗朗西斯·高銳指出:“中國技術創新能力明顯提升。這宣告多極化創新時代已經到來。”對此,美國《福布斯》周刊文章不禁感嘆道,“被中國模仿”時代已經過去,歡迎來到“模仿中國”時代。 如果說堅實的科研體系和人才隊伍是基礎,那麼強大的高新技術企業群則是中國轉化創新成果、實現產業真正升級的敲門磚。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埃德蒙·費爾普斯對中國商人和企業家日益展現出的創新願望和能力表達讚賞,他說:“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正在意識到,為了在全球經濟中走在前列並保持這樣的優勢,必須創新。” 中國科技產業的巨大進步是中國不懼美國技術“要挾”的資本,也為進一步破解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難題奠定了堅實基礎。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校長拉斐爾·里夫近日在《紐約時報》刊文,在歷數中國在前沿科學領域的發展成果之後,告誡道:如果認為靠咄咄逼人的防禦措施就能確保美國自己的技術成功,那就錯了;美國的做法“不過是把我們所有的大門加上雙重大鎖,這樣只會把我們禁錮在平庸之中”。 三、“中國經濟顯現出極佳適應能力” 美國到底如何看待這場貿易戰?美國發動這場貿易戰的目的是使中美貿易更加公平,還是只為遏制中國?外交學者網站2018年6月16日刊登題為《不是戰爭而是貿易戰》文章指出,美國政府很可能已經認定,自己更希望搞垮中國經濟而非確保貿易公平。“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戰將傷害到美國,但他似乎希望中國受損更大”。但是,美國發動貿易戰真能搞垮中國經濟嗎?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7月26日發表年度“第四條款”磋商報告,認為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的關稅很可能僅對中國經濟產生“有限的直接影響”。報告對中國經濟表現給出了總體積極的看法,並對中國經濟持續發展做出了樂觀預測。 隨著中國改革開放不斷深化,經濟向內需和創新驅動轉型,外貿結構加速多元化,美國對華貿易戰已無法扭轉中國經濟發展勢頭。意大利時政評論員達尼洛·塔伊諾在《晚郵報》刊文稱,美國正在以關稅為手段向世界各國炫耀自身“經濟肌肉”,認為中國傳統上的出口導向型經濟發展模式無法承受美國的關稅衝擊。事實上,在現階段中美貿易摩擦中,“中國經濟已經顯現出極佳的適應能力”。中國正在不斷加快經濟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進程,新舊動能持續轉換,經濟發展的“含金量”越來越高,中國經濟正在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 面對美國貿易戰的威脅,加快轉型步伐成為中國的必然選擇。法國安盛投資經理公司新興亞洲高級經濟師姚遠認為,針對美國加徵關稅,北京一定會藉機推進經濟改革,並將市場進一步向境外投資者開放。中國正在與外部世界進行更多而不是更少的互動,這與奉行貿易保護主義的美國全然不同。他說,如果說在中美貿易爭端的黑暗中存在一線光明的話,那必定是:這會成為中國加快結構性改革的動力。瑪麗·洛夫利注意到了中國近來擴大開放的一系列舉措。她在文章中說,隨著貿易戰的升級,中國加深了對國際供應鏈的承諾。這向投資者發出了一個強有力的信號,那就是:即使在貿易戰中,中國也仍將堅持與國際夥伴的合作。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更是未來中國繼續前行的力量源泉。正如斯洛文尼亞前總統達尼洛·圖爾克所說的,在過去40年裡,中國在改革道路上不斷前行,這足以創造一定程度的信譽和信心來證明當下的樂觀前景。英國著名資深中國問題觀察家休·佩曼對中國40年的巨變,用“地球上最偉大的演出”來讚譽。他在最近出版的《中國的變革:地球上最偉大的演出》一書中指出,那些質疑中國模式的人經常誤判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所面臨的複雜現實,並忽視了其調適能力和進行“持續變革”的能力。他認為,面對挑戰,“只要中國保持變革,那麼中國就會找到自己的路”。德國《時代》週報更是發文盛讚中國改革開放,“40年後的今天,數億中國農民擺脫了貧困,村莊變成現代化的城市,配備高科技的火車在大都市之間穿行,中國的經濟繁榮有很多方面令人難以置信”。文章指出,未來的中國將“更高、更遠、更快”。 四、“中國的命運掌握在中國人民手中” 有國際輿論指出,中美貿易戰關係到未來的世界秩序。俄羅斯戰略研究所專家維亞切斯拉夫·霍洛德科夫認為,“這是爭奪世界經濟主導權的鬥爭。主導權立足於在現代化技術上取得優勢”。西班牙《起義報》評論員佩佩·埃斯科瓦爾指出,美國對中國征收的關稅“開啟一場50年的貿易戰”。 國際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挑起貿易戰的戰略考量是全面遏制中國快速發展的勢頭。然而,多數專家表示,“沒有充分的證據表明,徵收關稅就能夠阻斷中國的進程”。正如哈佛大學經濟與公共政策教授肯尼思·羅戈夫所說的,“中國的命運——及其在世界上的地位——現在掌握在中國人民和他們的領導人手中”“全球化列車已經離開站台很久了,認為某個人能夠將其逆轉的想法是極其天真的”。 美國發動貿易戰給中國帶來了壓力,但同時也是動力與機遇。美國《福布斯》雜誌近日刊發題為《美中貿易戰將如何改變全球經濟》的文章,指出美國挑起的貿易戰正在為歐盟和亞洲加速開放市場、加強經濟聯繫提供新的動力。文章說,除美國之外,幾乎所有地方現在都產生了一種急迫感,政策制定者都力爭加快推進地區性自由貿易協定。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也建議,作為一個不斷崛起的世界強國,中國可以在貿易自由化中發揮核心作用,從而加強這一體系,讓中國經濟的健康與全球更加利益攸關。 與此同時,美國的保護主義政策導致其在世界舞台信譽掃地,而中國高舉全球化旗幟,正在贏得越來越多的朋友。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首席政治評論員菲利普·斯蒂芬斯則表示,在中美競爭中,美國“已經把優勢拱手讓給對手”。斯蒂芬斯說,與特朗普的世界觀帶給中國的巨大戰略利益相比​​,任何短痛都不算什麼,他正在逐步拆除由美國主導建立的國際秩序的支柱;中國的長远战略目標足夠明確,而特朗普正在興致勃勃地幫助中國實現抱負。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高級副總裁詹姆斯·安德魯·劉易斯撰文說,貿易戰超越了貿易赤字和技術領先地位的問題,而是關乎中國將如何融入世界和發揮什麼作用。對此,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布魯克·拉爾默指出,美國不要低估中國的決心,中國要努力實現偉大復興,退讓對它不是一個選項。

楊梅居家清潔

楊梅居家清潔2018年全球貿易狀況可謂跌宕起伏、曲折艱難,收穫與挫折交織,多事之秋卻也不乏亮點。2018年全球貿易雖有增長但增幅低於預期。據世界貿易組織最新一期全球貿易景氣指數季度報告顯示,今年全球貿易增長放緩至3.9%,低於2017年的4.7%。 ↑在德國西部城市杜伊斯堡DIT貨運場站的中歐班列集裝箱。(新華社發) 擴張勢頭有所放緩 根據世貿組織2018年陸續發布的全球貿易景氣指數季度報告,今年一季度至四季度全球貿易景氣指數分別為102.3、101.8、100.3、98.6(四季度指數為2016年10月份以來最低值),均在趨勢水平(基準指數100)上下浮動,顯示2018年全球貿易雖有小幅增長,但擴張勢頭進一步放緩,動力有所減弱。 從區域形勢看,亞太地區和新興經濟體業績不俗,並有望繼續領跑全球貿易增長;撒哈拉以南非洲以推動國內經濟增長和加強區域合作為動力,貿易活力有所增強,或成為全球貿易增長的新發動機;拉美和加勒比地區增長總體有所放緩,個別國家表現不佳,但該地區整體增長仍呈積極趨勢,前景可期。 從全球貿易景氣指數的分項指標看,2018年一季度至四季度,全球出口訂單指數分別為102.8、98.1、97.2、96.6,汽車產銷指數分別為101.0、97.9、98.1、96.9,電子元器件指數分別為94.1、104.2、102.2、93.9,農業原材料指數分別為100.8、95.9、100.1、97.2,國際航空貨運量指數分別為103.2、102.5、100.9、100.0,集裝箱港口吞吐量指數分別為104.3、105.8、102.2 、101.2。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分項指標總體上呈現下降態勢,其中汽車產銷、電子元器件和農業原材料指數下降明顯,顯示各經濟體市場疲軟和消費不旺;全球出口訂單指數連續下滑則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之間貿易摩擦升級帶來的直接後果;國際航空貨運量、集裝箱港口吞吐量各季度指數略高於趨勢水平(基準指數100),顯示國際貿易活力猶在但勢頭不足。 2018年全球貿易最突出的負面問題是單邊主義、保護主義蔓延,威脅多邊貿易體系和自由貿易,以及全球主要經濟體之間貿易摩擦升級對全球貿易造成的損害。值得稱道的是中國表現突出。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貿易國,中國堅定維護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反對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支持世貿組織改革,其立場和做法體現了貿易大國的擔當,並對維護多邊貿易體系的穩定產生了積極影響。今年以來,中國加大改革開放力度,不斷推出促進貿易與投資新舉措,包括發布《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大幅度降低關稅和舉辦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等。針對中美貿易爭端,中方發布了《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中方在G20會議期間中美元首會晤時,為緩解貿易摩擦緊張局勢和避免貿易爭端升級作出了積極承諾。 貿易前景謹慎樂觀 展望明年全球貿易形勢,謹慎樂觀為各方所持較普遍傾向性態度。首先,明年全球貿易預計總體上將保持適度增長,仍具有增長動力和潛力,但增長勢頭將進一步趨緩。世貿組織修訂後的全球貿易增長趨勢預測稱,2019年全球貿易增長將從2017年的4.7%、2018年的3.9%進一步降至3.7%。其次,損害全球貿易增長的隱患猶存,主要經濟體之間貿易摩擦可能擴大或升級、英國脫歐前景的不確定性、法國等發達經濟體國內政策波動等不確定性因素依然困擾全球貿易。第三,全球融資條件收緊的速度快於預期,相關壓力可能導致資金流動性降低,加劇金融市場波動,進而影響貿易增長。第四,一些國家國內經濟脆弱,內需不振,實體經濟疲軟,拖累貿易增長。如果出現上述多種下行風險疊加並發情況,則可能觸發地區及全球貿易增速放緩幅度超過預期。 世貿組織此前曾發出全球貿易下行風險警告稱,全球貿易強勁復甦可能會受到新貿易壁壘的破壞。世貿組織總幹事阿澤維多不久前表示,貿易緊張局勢的升級仍然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威脅。如果繼續在這條道路上走下去,經濟風險將會增加,世界各地的經濟增長、就業和消費品價格都會受到潛在影響。阿澤維多建議,2018年及今後一個時期,全球貿易各方應攜手合作,共同致力於以下目標:在捍衛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的前提下,維護世貿組織等多邊貿易機制正常運轉並積極推進世貿組織改革,抵制單邊主義、保護主義蔓延和貿易摩擦升級;完善全球貿易體系的安全性、公正性和包容性,管控貿易下降風險點,注重全球貿易均衡發展,保護和促進最不發達國家和低收入國家的貿易增長;培育亞太地區和非洲等世界貿易新的增長點,以此拉動全球貿易景氣整體提升;各經濟體應進一步降低貿易壁壘,同時採取擴大內需、壯大實體經濟及民營企業、減稅減負等措施,推動進出口增長;高度重視貿易創新和新技術應用對促進貿易增長的重要意義。 貿易的增長離不開經濟的發展,而科技是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世貿組織2018年版世界貿易報告指出,數字技術、互聯網和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應用將對全球貿易產生深遠影響,將顯著促進貿易特別是服務貿易增長,對進一步降低貿易成本作用尤其明顯,對促進發展中國家中小微企業增長亦有突出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