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方式:
電話:02-22698045
傳真:02-22694429
客服專員:0932-037990 陳小姐
新北市土城區福安街52巷 11號1樓
E-mail: lu2141@yahoo.com.tw

住家清潔打掃

服務內容
室內窗戶清洗
o 窗戶、紗窗清洗
o 窗框、窗溝擦拭、不含外圍鐵窗
室內地板清掃、除塵拖拭
o 包含可移動小型設備底下地面
廚房去除油汙
o 抽油煙機表面、流理台表面
o 牆面磁磚、廚房天花板去汙
o 不含置物櫃內部
廁所浴室清洗
o 馬桶、浴缸、洗手槽刷洗
o 牆面磁磚、廁所天花板去汙
室內陽台清洗
o 窗檯、牆面、地面刷洗
o 不含外圍鐵窗、遮雨棚架
櫥櫃表面除塵擦拭
o 不含置物櫃內部、衣櫃內部
o 不含擺設用品、飾品、抽屜
o 櫥櫃限除塵擦拭、不含刷洗
室內天花板、燈飾除塵
o 不含水晶燈、不含煙燻黃垢

收費說明
實坪20坪內:每戶4,000-4,500元
實坪30坪內:每戶4,500-5,000元
實坪40坪內:每戶5,000-5,500元
單層樓、大坪數:超過40坪部分.每10坪加收500~800元
雙層樓、獨棟、樓中樓:依每層樓個別計價.並每層樓折價500~1500元
套房(10坪內):每間2,500~3,000元

附加維護項目:
凡地面清洗打腊.地毯清洗.鐵窗清洗.水塔樓梯清洗.外露遮雨蓬清洗.除膠清潔.油漆粉刷.環境消毒.廢棄物處理或一切額外之需求項目.按實地情況另行斟則收費。

淡水居家清潔打掃

淡水居家清潔貿易問題上中國其實不怕美國。 我和幾位學者推演過,貿易戰最好不打,因為兩敗俱傷;但如果真打,中國會贏,這是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的,特朗普自己可能都沒想到。 特朗普,估計美國精英也一樣,都認為在貿易問題上,基本事實對美國有利。 去年中美之間有5300億美元的貨物貿易,按照他們的說法,美國祇賣給中國1500億美元的貨物,所以他們覺得虧大了,總是說中國多賺了美國3760多億美元,所以覺得打貿易戰中國損失會更大。 但事實情況不是這樣的,他們自己把自己欺騙了。 實際情況是,美國確實直接賣給中國1500億美元的貨物,但是通過台、港、澳等地區,美國以轉口貿易的形式間接賣給中國的還有1000億美元的貨物,這部分特朗普沒有算進去。 而中國通過台、港、澳等地區賣給美國的貨物他算進去了,採取的是雙重標準,理由還很正式——“原產地原則”。 只不過原產地在中國的商品他都算進去了,包括經過台、港、澳等地區賣出去的商品,他把這些地方只看成中轉站; 而原產地在美國的商品,他就把台、港、澳等地區看成賺差價的“中間商”,再賣給誰他就不管了。 所以這個統計賬,從一開始美國就少給自己算了1000億(美元)。 去年中美的商品貿易,中國賣給美國5300億美元(的商品)這確實沒錯,但美國賣給中國其實是2500億美元(的商品)。 然後貿易不光是商品貿易,還有服務貿易。中美去年的服務貿易總額是1182億美元。 但在服務貿易中,美國是547億美元的順差。什麼概念?通過服務貿易,美國去年賺的錢基本上接近900億美元。 所以(商品貿易)那邊2500億美元,(服務貿易)這邊900億美元,事實上,美國去年通過貿易在中國賺的錢有3400億美元。 中國這邊對美服務貿易出口約有300億美元,商品貿易5300億美元,加起來是5600億美元。 所以,(中美貿易逆差)真正的差距應該是5600億和3400億的差值,即2200億美元,並不是特朗普講的3760億美元。 中國不否認這個逆差,但還有一個問題,中國對美出口的商品多屬於加工貿易,商品很多是外國公司的,外國公司當中一多半是美國公司。 像iPhone就是在深圳和鄭州兩個基地生產,生產完成後返銷美國,這都算是中國出口,實際上生產加工iPhone只能讓中國企業賺一點點錢,但都算在中國名下。 所以結論就是雙方的貿易利益是一樣的,這個賬是殺敵一千,自損一千,不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然後特朗普先是嚇唬中國要徵500億美元(商品的)稅,徵1000億美元(商品的)稅,之後就開始製裁中興了。 制裁中興相當於是戰場上的警告性打擊,就是告訴你,你有弱點,我要全面出擊你就要完蛋了,希望你知難而退。 打擊中興就是美國向中國發出警告,除了征稅這樣的傳統貿易戰,美國還有個嶄新的領域,用高端芯片卡中國的脖子。 但是我估計特朗普後來算清楚了,也不敢打了。 為什麼?美國的高端芯片確實是全世界最棒,中端芯片有韓國三星和台灣企業,高端是荷蘭和日本有一點,美國的高端芯片佔了90%。 問題是這個高端芯片成本很高的,所以必須高價賣出去。 美國芯片公司賣給中國的芯片,起步價的淨利潤是90%,有經濟知識的都知道,淨利潤90%,毛利潤就要奔著200%去了。 只有賣出很高的價錢,芯片製造商才能保持研發上的高投入,形成循環。而維持這個循環的主要是中國市場。 以高通(編者註:美國芯片製造商)為例,去年它的芯片市場70%在中國。芯片是一種沒法直接賣給消費者的商品,只能賣給電子設備生產廠家,美國芯片的廠家全在東亞與東南亞,而且主要在中國。 2017年全世界芯片市場總產值是4400億美元,中國就佔了2600億美元。 其中美國的高端芯片70%都售往中國市場,中東地區的國家使用不了那麼多芯片,指望非洲、中亞、南亞、南太平洋、拉美都不現實。 歐洲有自己的(高端芯片),日本有自己的(高端芯片),所以它(美國高端芯片)的市場全在東亞,而東亞當中韓國、中國台灣、越南,再算上新加坡、印度,加起來只占到30%,70%都在中國。 所以如果特朗普真的徹底不把高端芯片賣給中國,美國芯片廠家會大批倒閉。 芯片製造商投入很多,然後70%的市場放棄了,你說是不是要倒閉? 而且倒閉會發生兩次,因為高端芯片製造商倒閉一定會連帶華爾街,美國股市是很虛高的,這個虛高主要是靠高科技股吹起來的,傳統股吹不起來。 所以美國的高端芯片一旦完蛋,華爾街也要完蛋。 (缺乏高端芯片)其實對中國沒什麼影響,無非就是產業升級慢一點,一些特別高精尖的項目暫時搞不了——其實通過各種渠道還是能有一些高端芯片流入國內,所以關鍵項目也是不受影響的,一般項目會影響一點,那就先用中端(芯片)湊合。然後中國正好藉這個機會發展高端。 中興事件出現以後,中國官方的內部精神就是用“兩彈一星”精神五年解決問題。 哪怕就是說五年這個過程慢了點,但五年後肯定可以解決,這是挺好的結局。喜歡這篇文章的讀者,小編推薦大家微信搜索關注公眾號九龍軍事。可閱讀更多精彩好文。 而美國,一批高科技企業倒台,連帶華爾街崩盤,他損失更大,所以這招美國根本不會用的,然後美國就沒招了。 但中國還有三張牌可以跟美國打,兩張“小王”,一張“大王”。 “小王”是什麼? 第一張是徹底禁止對美國出口稀土。 所有芯片都需要有色金屬,有色金屬的原料是稀土,中國的稀土產量佔世界95%,是壟斷性的。 而且中國稀土工業質量很好,其他國家也有稀土,但是開採工業不如中國,產量低、質量差、環境污染比中國還嚴重,所以就被中國擠垮了。 中國如果徹底禁止稀土(向美國)出口,美國很多東西造都造不出來,會迫使美國開採自己的稀土,但這不是馬上就見效的,需求量太大了,開採量滿足需求要好幾年時間,中間有個空檔期。 等美國的稀土供應全面恢復,中國的高端芯片也搞完了,都可以向外出口了。 美國國債是另一張“小王”牌。 中國持有2萬億美國國債,得個機會(在美國國債上做文章)就不得了。 比如像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美國國債3個月賣不動,中國政府逆風而上,穩定了信心,美國活過來了。那時候中國要是落井下石,美國就慘了。 “大王”牌是什麼?“大王”牌是美國公司在中國的市場。 美國在華公司進來得早,剛剛改革開放就進來了,除了賺錢還佔了很多市場,去年美國公司在中國市場賺的錢是3800多億美元,比美國對華貿易賺得還多,而中國公司在美國市場就賺200多億美元,差得很遠。 如果中國提出市場均等,我沒有在你那兒賣那麼多,你也別在我這賣那麼多了。 比如說通用別克(編者註:美國汽車品牌),去年在中國的銷售額420億美元,在美國本土才390億美元,(中國市場的銷售額)超過本土了。如果一旦限制通用在中國的市場——那是它的最大市場,通用的股票就跌慘了。 再比如,蘋果公司去年在中國銷售額為460億美元,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本土,讓蘋果的市值成為全球第一。但中國完全可以下手把蘋果的市場徹底打掉。 比如說現在其他國家的手機在美國賣必須裝GPS,那中國就要求蘋果手機裝北斗,不裝不讓你賣,很簡單。 這三張王牌一點也不誇張。 美國現在就是傲慢,又焦慮又傲慢。這需要美國人的配合,特別是現在美國氣勢洶洶的民族主義情緒上來會對中國很有利。 美國企業如果失掉中國市場,中國方面受損失的主要是中國的買辦、代理人之類,而不是普通工人。 中國14億人,如果12億人“火大”了,剩下2億人也沒問題,相關的政策很順利就推行了,然後中國官方可以另外想辦法。 比如說,如果把寶潔打掉,中國傳統的蜂花之類的企業會頂上來。 處理那些倒掉的美國企業其實也很簡單,它貶值了,國內企業一併購就完了,併購完成後繼續生產,人員之類的繼續保留,所以處理起來並不難的。 中國可能在一些產業上更開放一點,像保險、金融、醫療等行業,汽車業再降點關稅,電商給(美國企業)一點點(市場)份額,電影市場可能也會再開放一點。 中國在尊重知識產權方面也可以再多做一點工作,我們領導人有過相關承諾,這方面我估計動作還可以再大一點,把知識產權保護再做得好一些,還有繼續變好的餘地。 這個是很正常的,中國肯定要盡量地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所以盡量要往全球化、自由貿易、多邊秩序上靠,把美國往反全球化、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上靠。 所以現在美國人也很注意,我記得近期美國國務卿彭佩奧(Mike Pempeo)在一個智庫講話,他說中國現在號稱支持自由貿易,這是個笑話(It's a joke)。 美國當然也看到了這一點,雙方都要強調旗幟,因為美國現在是四處出擊,不光是整中國,也整其他國家,所以中國的說法有合理性,或多或少讓中國的行為更容易讓人接受。 但是應該這麼說,(鼓吹中歐聯手的)效果有多少,你也別太指望。 歐洲跟美國的矛盾屬於家里人吵架,中國則徹底是外人。就好像歐美是姐妹倆、兄弟倆,吵架太正常了,但是不影響他們的血緣關係,再吵他們也是一家。 中國畢竟是外人,所以別指望那個(中歐聯手),中國打貿易戰就是靠自己,歐洲不落井下石就已經很好了。 但是中國提出這個說法是對的,我們要把自己的行為與比較普遍被國際接受的觀念結合起來,這是聰明的做法。 只是效果不要太期待,能讓其他人不太好反駁,不跟著美國一起,效果就非常好了。

淡水居家清潔

淡水居家清潔反對美政府升級貿易摩擦做法 本報駐美國記者章念生胡澤曦 連日來,美國聯邦政府先是宣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隨後又擬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關稅。美國一些商界、學界人士以及地方政府官員反對聯邦政府升級貿易摩擦做法。 “解決問題的出路在於對話而非對抗” 美國許多州政府都制定了借力對華合作加快經濟發展的規劃,但美國聯邦政府升級貿易摩擦的舉動給這些州帶來很大困擾。本報記者連日來走訪位於美國中西部的猶他州,充分感受到當地政界和企業界對貿易摩擦的深深憂慮。 “貿易戰只會雙輸,受害的將是普通消費者。”猶他州議員馬克·維特利對記者說,聯邦政府挑起的貿易爭端,使他所代表的社區企業及民眾非常擔憂,他所在的州議會商業與勞工委員會對貿易問題很關注,“解決問題的出路在於對話而非對抗”。 過去10年,猶他州對華服務出口增長幅度超過250%,遠超同期對全球其他地區服務出口增長。猶他州的旅遊業、戶外運動產業、高技術產業、教育產業等具有較強競爭力,同中國市場消費變化趨勢有很高契合度。同時,該州計劃建設內陸港,希望同中國建立更緊密的經貿聯繫。然而,目前聯邦政府升級貿易摩擦的做法,卻給猶他州釋放對華合作潛力增加了不確定性。 “我們希望當前的貿易爭端能盡快結束,我們不希望關稅措施升級。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關稅措施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猶他州商界都希望雙方能繼續談判,盡快解決問題。”猶他州州長辦公室經濟發展主任瓦爾·黑爾對記者表示。據介紹,目前美國聯邦政府對鋼鐵、太陽能等行業產品徵收的關稅,對猶他州經濟造成的衝擊尤其明顯。 猶他州眾議院國際關係與貿易委員會主席埃里克·哈欽斯長期致力於加強猶他州同中國的合作,曾帶領經貿代表團前往中國。他告訴記者,猶他州企業並不想改變同中國企業業已建立的供應鏈,近年來,中國正在成為更好的合作夥伴——來自中國的產品質量不斷上升,中國的物流條件也不斷改善。 “這(關稅措施)只是基於短期的政治考慮,我看不到它長遠能帶來什麼好處……我們同中國的經貿關係正遭受打擊,商界希望雙邊經貿關係能盡快恢復,而不是繼續惡化。 ”總部位於猶他州的葆嬰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官羅伯·辛諾特對記者強調,關稅措施具有溢出效應,最終將會對所有人產生影響。 猶他州前州參議員霍華德·斯蒂芬森認為,目前美國聯邦政府政策制定的最大問題,是沒有認識到同外部世界,尤其是同中國加強聯繫的重要性。“增加關稅不能帶來積極效應,自由貿易才能給所有人帶來好處。美國汽車業就是一個例子。上世紀70年代,外國汽車進入美國的關稅很高,當時美國自產的汽車很糟糕。當對世界開放汽車市場後,美國廠商開始製造出更高質量的汽車。” 在位於猶他州北部的百翰市藝術博物館,記者邂逅了退休教授吉姆·懷特。談及聯邦政府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這位老先生表達了對聯邦政府此舉的反對與憤懣。他說,當年華工為參與修建橫貫東西的美國太平洋鐵路作出巨大貢獻,鐵路的建成促進了美國經濟的發展。“中國人民辛勤勞作,為世界提供質優價廉的產品,也讓美國普通家庭受益良多。如今卻要對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徵關稅,真讓人匪夷所思。” 發出類似聲音的,不只猶他州一地。過去10年,美國50個州對華服務出口均保持3位數增長,48個州對華貨物出口大幅增長。中國在美國各州貨物和服務出口市場排名均位居前列。正因為同中國存在如此緊密的聯繫,美國各州普遍希望,美中兩國能盡快通過談判解決眼下的貿易爭端。 “農業需要確定性,而不是更高的關稅” 在升級貿易摩擦的過程中,美國政府有一種聲音宣稱,中國將單方面為關稅措施“埋單”,美國則不會在貿易爭端中受損。這一論調同美國各行業的真實感受以及各研究機構的研究發現明顯不符。 華爾街投行高盛的經濟學家在新近研究中指出,去年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的成本幾乎都由美國企業和家庭承擔,中國出口商沒有明顯為輸美商品降價。有分析稱,中國輸美商品被徵關稅從10%突然增加到25%後,美國零售商消化提高的成本會變得越來越難,不得不將增加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美國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普林斯頓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的一項聯合研究同樣發現,沒有證據表明關稅上升後,外國出口商最終選擇降低價格。該研究稱,即使能充分利用額外的關稅收入,美國去年前11個月因關稅措施而出現的實際收入損失仍達69億美元。 美國農民是受貿易爭端影響最大的群體之一。連日來,美國媒體紛紛將報導焦點對準了該群體。美國大豆協會主席、艾奧瓦州農場主海斯多費爾的遭遇很有代表性。今年初,因為不斷從美國政府聽到美中經貿磋商取得進展的消息,海斯多費爾選擇將今年的玉米和大豆播種面積與往年保持一致。如今,眼見貿易摩擦出現新的升級,海斯多費爾和其他農民一樣,十分焦慮。他對媒體表示:“對於農民來說,現在有很多不確定性因素和很多負面情緒。” 美國普渡大學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今年4月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22%的美國農民表示,現在是進行大規模農業投資的“好時機”。日前,美國小麥、大豆和玉米種植者協會發表聯合聲明,反對美國聯邦政府提高關稅的舉動。美國玉米種植者協會主席林恩·克里斯普在聲明中說:“農民們一直很有耐心,也願意讓談判進行下去”“農業需要確定性,而不是更高的關稅”。 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查德·鮑恩觀察到,在對美國政策目標有更清晰的認識之前,許多企業不願承諾投資。 據彭博社報導,美國穆迪分析公司研究報告顯示,如果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到2020年第四季度,將使美國經濟增長減少0.8個百分點。如果美國對所有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25%的關稅,美國的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增速將減少2.6個百分點,到2020年第四季度,美國將失去300萬個就業崗位。 《華爾街日報》日前發表文章,對當前美國政府動輒使用“經濟武器”的做法提出質疑,認為這會傷及美國經濟的根基。文章稱,美國對中國等國家的輸美商品加徵關稅,不僅推高了這些商品在美國的售價,還促使這些國家在其他國家開發市場和建立長期貿易關係。